在网络的荒山野岭

贺叶霜的树 at 
今年七月从学校滚蛋以后,我来到了某个不能说的国企。住在国民党留下来的建筑物里面,我看着被剪断的网线,感觉自己的指甲在疯狂生长。然后,我就——当然没有成为变态剪线狂,而是办了一张电信的磅礴卡:每月 46 元月租;有 2 个 G 的真 4G 流量;2G 用尽以后,会限速到 3G 速率,虽然似乎还是用的 4G 网络。 而且这速度居然可以看斗鱼电信信号不好 <--这句是我第一次上传失败以后加的另外,似乎只能在北京才能用。是的,我还是在北京,这地方甚至还能叫做“市区”。于是,我与文明世界通过,嗯,无线电波,再次连接到了一起。我应该赞美现代科技,虽然网速和我高中时候的 2m 宽带没什么区别——或许更不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