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过去了,我……

贺叶霜的树 at 
2019过去了,我……的配图
第三旋臂边缘一颗蓝色行星上碳基生物正在庆祝他们所在的行星又在该恒星系里完成了一次公转而这次公转开始得格外颠簸——至少星星上的一部分碳基生物觉得格外颠簸。下面是碳基生物中微不足道的一员,对自己的上一次公转过程进行的总结。我觉得 2020 年亏欠我很多,没有飞出太阳系,没有受控核聚变,甚至连会飞的汽车也没有,只有战争、瘟疫和死亡。2020 年可能觉得我不会在乎这些,毕竟我也确实到了应该关心琐碎现实的年纪。所以,我只会在这里提及一些琐碎的事情。在去年我曾经提到,当时我“正在沼泽中慢慢下沉”。一年过去了,同伴们一些人跳出了泥坑,一些人去了…呃…水更深的地方,而我,感觉自己在逐渐长出呼吸根 1。经过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