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些预测未来的尝试,以及问题

贺叶霜的树 at 
之前写到,我们不能从水晶球中看到未来的清晰倒影。而本次的结论更加悲观:那些模糊的幻象基本上没有任何效果,并且很可能是有害的。另,本文部分是《反脆弱》的读书笔记。虽然作者有的观点过于极端让人不爽,但是其理论仍能给人启发……特别是对于梦想预测未来的人来说。现实:参数太多而数据量太少作为一个实验室民工,当我在说“波长与温度成正比”的时候,大概只需要测量 8 次就够了。可是,当参数太多(而且不能控制变量)的时候,情况变得复杂起来。很多时候,能够得到的数据大概是这样:timeabcdy1996-03-161100.7552007-04-223314152018-09-0161061830 提问:\(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