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行》笔记

素生 at 
前言 by 艾默生一些偶然的证据是非常有说服力的,比如你在牛奶中发现了一条鳟鱼。白鲑是一种软体鱼,吃起来像是牛皮纸煮后,再浸上盐巴。年轻人把材料收集起来,想建造一座通往月亮的桥,或是在地球上修建一座宫殿或庙宇,而中年人决定用他们建一间柴屋。炸猛呈 Z 状呼啸而过。“魔鬼之针”沿着那条“坚果草地”小溪蜿蜒飞行。糖对于味觉之甜美,不若声音之于健康的耳朵。我添了一些铁杉树枝,那枝叶顿时开始劈啪作响,听起来辛辣如芥末,又像是无数兵团的枪炮声,干柴爱烈火。蓝鸲(qu)驮着天空飞翔。唐纳雀从绿叶间擦过,仿佛要将它们点燃。如果我想给我的罗盘找根马鬃,我就得去马厩;可是长着羽毛的鸟,却瞪着锐利的双眼,上了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