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好内容月报(202007)

炸裂志 at 
书[英]约翰·麦嘉湖 / 当代中国出版社 / 《西方传教士眼中的厦门》「路的一侧,有个人坐在一张小桌子旁边,桌上铺着用来写字的工具。两方砚台整整齐齐地摆在他的前面,一方用来蘸黑墨汁,另一方用来蘸红墨汁。这时正好有一位妇女走到他的桌前,显然是有事相求。这里的习俗允许我们站在一旁倾听她的讲述。此时,以写信为生的这位男子看上去一副满腹经纶的样子,透过眼镜,用一种颇为深邃的目光注视着她,而这位妇女向他讲述了需要书写的内容。她想让他写一封信给她儿子,他出国了,很长时间都没有写信给她。她接着唠唠叨叨说了很久,她儿子小时候是多么乖巧,后来是多么孝顺,过去对她是多么依恋。这位母亲得到了满足,因为说起那些幸福的……